本文摘录自茅以升先生著作《桥梁史话》

古往今来, 桥与山水,桥与园林, 桥与历史, 桥与人物,桥与文艺,桥与戏剧,桥与绘画,桥与神话等等, 都发生着密切的关系。 在这里,我仅就桥与山水和园林,简略的说上几句。

山多水多路难修,难处就在桥。从某种意义上说,桥就是路,不过不是躺在地面而是架在空中的路。 架空的路当然要比躺在地面的路难修了。其难处是要让下面过水行船。水由浪潮,且有涨落。水大时也要走船,水涨船高,桥面就要更高。不能“路归路,桥归桥”,而要宛转自如地连成一体。

近代是在两岸造引桥,把路徐徐地引上桥。古代则是使桥面隆起,形成驼峰,因而广泛采用石拱桥。两山之间的桥,奇峰突起,壁峭涧深,又是一种困难,有时就得用悬索吊桥。桥的构造与样式,真是一言难尽。

在名师巨匠手中,争奇斗胜,尽态极妍,终使万水千山路路通,而且所成之桥还为山水增色。山水本来是美的,在我国往往成为风景的代名词,桥在这样的天然图画中,如不能联芳济美,岂非大煞风景。


唐杜甫诗“市桥官柳细,江路野梅香”

白居易诗“晴虹桥影出,秋雁橹声来”

宋苏轼诗“弯弯飞桥出,敛敛半月彀”

明王贤诗“横桥远亘如游龙,明珠影落长河中”

王锡衮诗“飞梯何须借鳌背,金绳直嵌山之侧。

横空贯索插云蹊,补天绝地真奇绝”

等等,从不同侧面、角度描写了各式桥梁与山光水色结为一体的意境。

茅以升科技教育基金会古桥委员会秉承茅老遗愿, 是致力于中国古代文化遗产之古桥文化保护以及古桥科普知识的普及和推广的学术性和科普性公益平台, 愿为中国古桥遗产屹立于世界桥梁文化遗产之林贡献自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