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自|康志保著作《桥典 桥景 桥趣》

编辑|古桥委员会
 

江南水乡名城苏州,约有桥300多座,而被诗人墨客吟诵最多的是枫桥。因而明朝诗人高启(1336-1374)在《枫桥诗》中不无感慨地写道:“画桥三百映江城,诗里枫桥独有名;几度经过忆张继,乌蹄月落又钟声。”

 

一、一诗


 

正如诗中所言,令枫桥扬名四海的是唐朝诗人张继的一首诗,名曰《枫桥夜泊》:

枫桥夜泊

【唐】张继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据说,这是诗人张继赶考落地,郁郁回乡,途径此处,挥毫写下的诗篇,诗中把旅途中的愁客与周围幽美的深秋景色,如音似画般地描绘了出来。弯月、客船、江枫、渔火、乌蹄、钟声、有明有暗、有静有动、有音有画。短短的28个字,写出了一个悠远旷达、逼真深刻的意境。 全诗没有出现一个桥字,但全篇都是紧紧围绕着桥来写。为此,这首诗便成为了脍炙人口、千古绝唱的好诗。更因为这首诗,使枫桥名声大振,中外闻名。


二、一桥

枫桥,旧称封桥,位于苏州西北七里小镇枫桥镇,横跨于运河支流之上。 枫桥只是一座江南普通的月牙形单孔石拱桥,长39.6米,高7米,宽4.2米,跨径10米。始建于唐代,据推断距今至少已有1200多年的历史。 明崇祯末年,清乾隆三十五年(1771)都曾修缮过,现存的枫桥为清同治六年(1867)重建的。 据史略记载,古时这里是水陆交通要道,设护粮卡,每当漕粮北运经此,就封锁河道,故名为“封桥”。

枫桥自张继之后,为历代诗人所歌咏。 晚唐诗人杜牧在《怀吴中冯秀才》中写道:

长洲苑外草萧萧,却忆重游岁月遥;

唯有别时今不忘,暮烟秋雨过枫桥。
 

南宋诗人俞桂在《枫桥诗中》写道:

昔年曾到枫桥宿,石岸旁边系小船。
 

宋代大诗人陆游于乾道六年(1170年)六月赴蜀途中经过枫桥时作的一首诗是《宿枫桥》,诗云:

七年不到枫桥寺,客枕依然半夜钟;

风月未须轻感慨,巴山此去尚千重。


南宋时被称为是田园大诗人的范成大也曾写过一首诗,名为《枫桥》:

“朱门白碧枕湾流,桃李无言满屋头;
墙上浮屠路旁堠,送人南北管离愁。”

 

明代诗人高启在《将赴金陵始出阊门夜泊》中写道:

“正是思家起头夜,远钟独枮棹宿枫桥。”

三、一寺

寒山寺古图

与枫桥毗邻的是寒山寺,始建于梁代,距今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因唐时名僧寒山在此任过主持,遂将枫桥寺易名为“寒山寺”,至今在大殿佛旁嵌有寒山子诗36首。

明代著名大画家唐寅(字伯虎)也以七律写了一首枫桥的诗,名曰《寒山寺》,诗中写道:“金阊门外枫桥路,万家月色迷烟雾;谯阁更残角韵悲,客船夜半钟声度。树色高低混有无,山光远近成模糊;霜华漫天人怯冷,江城欲曙闻啼鸟。”

清代诗人姚配写的一首诗是《夜过寒山寺》,其中两句为:“只有疏钟添客恨,潇潇暮雨过枫桥。” 据《秋灯丛话》记载,清代诗人王士祯在蒙蒙雨夜中去感受枫桥情趣,诗兴大发,写绝句两首,其一曰:“日暮东塘至落湖,孤蓬泊处雨潇潇;疏钟夜火寒山寺,记过吴枫第几桥。” 其二曰:“枫叶萧条水驿空, 离居千里怅唯同;十年旧约江南梦,独听寒山半夜钟。”

这些不同年代,不同风韵的诗作,无疑使枫桥更为光彩照人,但最为突出的还是张继的那首《枫桥夜泊》。寒山寺东曾有一座诗碑专载此诗,素为寒山寺胜景,可惜几度兴废。1993年重新用汉白玉刻制了一座新碑,高0.6米,宽1.1米,由全国第四届书法比赛一等奖获得者84岁书法家瓦翁书写,由被誉为“江南碑刻第一刀”的名家时忠德镌刻,现已成为一个新的景观。
 

四、一钟声

 

 

寒山寺“夜半钟声”的钟,初为唐代所铸,可惜早已失传。明嘉靖年间,重铸巨钟,并建有钟楼,声音洪亮,可达数里之外,但后来流入日本,康有为有诗云:“钟声已渡海云东, 冷尽寒山古寺枫”。以后,日本虽又送回一种,但已不是原物。现在悬与寒山寺钟楼的大钟,为清光绪三十年(1905年)仿旧钟式样重铸的,钟高一人,需3人合抱,堪称巨制。

“夜半钟声”的习俗虽早在《南史》中即有记载,但把它写进诗里成为诗歌意境的点眼,却是张继的创造。

现在每到年底,都有众多的中外游客来听钟声。特别是日本的多家旅行社,总要组织“元旦听钟声访华团,多达数千人。 

他们在除夕之夜盘坐在寒山寺钟楼的广场上,一边背诵着张继的名诗,一边聆听着108下的钟声,以求在新的一年里带来平安和好运。 据说日本的小学生几乎都会背诵这首诗。

在日本的青梅山国家公园里还仿建了一座寒山寺,亦建有钟楼与诗碑。 1999年1月1日, 苏州某网站通过国际互联网直播‘新年听钟声’活动,上网收看者近万人。 此后便成为一个非常吸引人的重要节日。


本文摘录自康志保先生著作《桥典 桥景 桥趣 ~ 中国桥梁文化撷珍》,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在此再次对作者表示敬意和感谢。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