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士庆
 
     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之后,蒋介石面对解放军摧枯拉朽的军事攻势,不得不于1949年元旦发出求和声明。中国共产党为了迅速结束战争,实现真正的和平,提出了和平谈判八项条件。3月25日,上海工程界派代表赴南京,向国民党政府的代总统李宗仁请愿,呼吁和平。事先,中国工程师学会总会召开会议,选举茅以升、赵祖康、侯德榜、顾毓泉等五人为请愿代表后,由五位代表草拟了《请愿书》,《请愿书》代表工业和工程界人士呼吁。
 
                      

 
      请愿之后,代表们又写了一封给毛主席的《请求书》他们委托邵力子带给毛主席。当时,邵力子是国共两党和平谈判的国民党方面的代表。
      茅以升先生参加了一个进步组织——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
      4月21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这时,向中国人民解放军下达了渡江作战的命令。4月23日,南京解放,统治人民22年的国民党政权覆灭了。
      南京解放以后,陈毅大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长驱直入逼临上海。可是国民党上海警备区司令汤恩伯还继续在负隅顽抗。
      5月2日这天,茅老在上海铜仁路自己的寓所中,忽见报上头条新闻说:上海市长陈良委任茅以升为上海市秘书长。茅老感到非常诧异:“自己和陈良素不相识,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正在怀疑之际,忽然,陈良的夫人李佩娣登门来访了。李佩娣是当年茅老在美留学时的同学,回国后多年没有往来。她这次是来当说客的,要茅老出任上海市秘书长。其目的是想稳住上海的科学、教育界。以维持动乱的政局。茅老当即责问她为何事前不同他商量,并坚决表示不干。不久,陈良亲自来访,说的还是那一套话。茅老即又表示,自己是工程师,不适合做秘书长的工作.最后,陈良还是败兴而归.茅老深知陈良绝不会就此罢休,当夜就带上很多书,悄悄地住进了同济大学中美医院。
      5月15日,一辆黑色小卧车开进同济大学中美医院。一个身穿军装手持公文包的军官走下车来,直奔茅老的病房,进门就说:“茅博士,请您走一趟,有要事商量。” 茅老望着陌生的军官惊异地问:“有什么事,到哪里去?”军官回答:“去金神父路118号,到时便知。”
      茅老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随军官乘车来到金神父路118号,这里戒备森严,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军官引领茅老走进一间大厅,只见一个秃顶尖下额的人坐在一张高靠背椅上。“噢,蒋介石!”瞬间,茅老明白了一切,全然处险不惊。迅速想出对策。蒋介石不等客人说话,抢先开口:“茅博士,坐、坐,召你来商谈秘书长就职一事。上海战火已起,人心思乱,政局不稳,迫切需要在教育界、工程界享有声望的一位科学家出任秘书长,以安定人心。
      茅老面露病态,款款回答:“我近日患胃病已经住进医院,遵照医嘱需要长期治疗。”蒋介石眉头紧锁说:“这个,这个……快去,快去!”说完就起身送客。
    茅老回到医院后,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的负责人前来看望他,并鼓励他说:“中共地下党传来指示,上海快要解放了,你可利用秘书长一职里应外合,为解放上海,保卫上海做两件紧急工作:一、阻止汤恩伯在灭亡之前炸毁上海工厂;二、设法营救关在龙华监狱中的三百多名进步学生,争取他们一个都不受伤害,希望您运用自己的智慧和影响……”
      茅老眼前一亮,毅然承受了这神圣的使命。第二天,他出院了,并迅速找到伪上海市长陈良的太太李佩娣。
      茅老把自己的想法详述一番,并且把地下党的两点意见提了出来,作为上任秘书长的条件,李佩娣当即应允,表示要劝说陈良尽力而为。
      果然,两天之后,李佩娣按照商量好的办法通知茅老以上海市政府秘书长的身份,去瑞士驻沪领事馆出席领事团会议。会上,茅老抓住时机,说服外国领事团起草一份照会,禁止汤恩伯破坏外国在沪开设的工厂。会后,领事团迅速递交照会。陈良很快将外国人的照会转交汤恩伯。汤恩伯看后大吃一惊:“若大的上海,洋人工厂和国人工厂交错在一起,要让士兵放火一烧,哪里还分得清是谁的工厂?”于是,他只得下命令,不得破坏上海工厂。至于龙华监狱中的300多名进步学生,陈良已密令警察严加监管,听候处理。
      5月25日,解放军开进了南京路。茅老急忙往各处打电话,了解工厂和学生的情况。当得知全市工厂无一被毁,全部学生无一被害时,他如释重负,欣然参加了欢迎解放军入城的群众队伍。 

 
                      
 
       6月15日,上海市新市长陈毅,在金神父路118号邀请上海市耆老座谈,茅以升、吴有训、竺可桢、陶孟和、陈望道、张之济、颜惠庆、唐文治等人应邀出席。
      茅老刚一进门,陈毅市长就迎了过来紧紧握住他的手,爽朗地说:“茅先生,上海解放您立了大功。我代表党和人民感谢你!” 茅老听了不胜感激。
      上海龙华监狱放出那批“政治犯”,后来绝大多数都成了我们国家的各级领导干部。在一次国庆宴会上,一位卫生部副部长和茅老同席。那位副部长对着茅老的耳边亲热地说:“茅老,您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当年被关在上海龙华监狱的‘政治犯’,是300多学生中的一个。多谢您协助党救出了我们!”说着,他紧紧握住了茅老的双手。
      6月30日晚,华东局及上海市委举行庆祝“七·一”大会。茅老代表科技界发自肺腑地讲道:“我的前半生是在黑暗的旧社会里度过的,但后半生却能荣幸地见到光明的新中国。中国共产党是建设新中国的总工程师。我们在总工程师的领导下,将会共同开创繁荣昌盛、无比辉煌的新天地。……”
      1949年8月,华东局统战部通知茅老,经全国政协筹委会商定,推举茅老为自然科学界代表,出席全国第一届政协会议。
      9月8日,茅老乘火车北上,揭开了人生新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