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夏树林  整理王锐英)

夏树林,高级工程师,1938年9月生。自1959-1985年,在北京建筑工程学院(现北京建筑大学)市政工程系道路与桥梁专业任教,主讲桥梁工程、结构设计原理。1985-2000年,在北京市市政工程局,任市政专业设计院桥梁工程师、质量监督站所长,监理公司经理、总监,科技处副处长等职。其间,还担任过首都重大市政工程质量监督、监理管理工作。

1978年至今,组织参加北京、山东、山西、河北、浙江、江苏、福建、广东等多省市古桥,特别是赵州桥、小商桥等考察、研究工作,主持赵县永通桥修缮保护设计工作。参加《中国古代桥梁技术史》《赵州桥志》《中国桥梁技术史(古代篇)》等图书的执笔、编委、审读等工作。任北京古桥研究院总工程师,目前仍然热忱关心、参与部分首都交通建设工程。

      回想自己参加茅以升先生主编的《中国古代桥梁技术史》一书的相关工作,感觉其中最大的荣幸不仅使我与赵州桥结下了不解之缘,而且也与茅老这样世界著名的桥梁专家结下了深厚的忘年之交的师生情谊。自1978年起直至茅老去世前的十一年间,我有机会多次到茅老家中汇报、请教。其实作为一个小字辈,我与茅老相差50岁,开始结识茅老,我是相当忐忑的。当年茅老虽然已经是80多岁的老人了,因为高度近视,视力很差,但他的听力非常惊人。记得有一次,我刚刚进门,还没有见面,在门口就听到他的声音:“是夏老师来了吧?”我赶紧走进他的书房说:“您是老领导、老前辈,可不能称我是老师啊!”他郑重地说:“我称呼您老师是对您的尊重,也是鞭策、是鼓励,要继续努力呀!”。与茅老相识,当面聆听他的教诲,让我倍感荣幸。茅老非常重视和坚持身体力行支持教育和桥梁科普事业。即使到了晚年,因身体原因无法讲课,还不忘嘱咐有关人员履行这一神圣职责。本人就有幸受茅老委托,曾经几次替他到南礼士路育民小学、五中等中小学校作桥梁科普讲座,从中受到莫大教益。记得四十年前的1978年10月26日,我代表北京建筑工程学院邀请茅老为我校大学生做报告,当时已经82岁的茅老当着新一届的大学生们背诵圆周率到小数点后20几位,令在场的师生非常敬佩。1979年到1980年间,我校电教科拍摄了《赵州桥》专题教育片,曾经到茅老家现场采访、拍片,茅老很是支持。这部《赵州桥》由我组织并负责编写分镜头脚本,韩志坚负责拍摄,郭莹解说,最后获得了北京市高校科教片一等奖。说到拍片,还有一部片子也与赵州桥有关。那是1980年夏,北京科教电影制片厂接到当时国务院谷牧副总理的批示,要求立即拍摄一批介绍国画大师艺术成就的专题影片,其中有:李可染、李苦禅、叶浅予、蒋兆和……摄制组为了表现蒋兆和先生的高超技法,在影片中设计了蒋兆和先生为茅以升现场写生的情节……”。在纪录片拍摄过程中,茅老向摄制人员吐露了他内心的愿望,那就是他研究和撰写《中国桥梁史》,希望再次亲临河北赵县,到现场参观和考察赵州桥。听到此事,摄制组就决定让科学家茅以升和画家蒋兆和一起同游赵州桥。这样,同年6月8日,我就有幸陪同茅以升先生、蒋兆和先生和肖琼女士等人从北京坐火车,专程来到赵州桥,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杨恩璞导演带队全程拍摄。

茅以升、蒋兆和先生和肖琼女士等人同游

赵州桥(右一为本人),1980年6月8日

      一到赵州桥,茅、蒋二老就漫步在河岸上,兴致勃勃地仔细欣赏赵州桥的每一个细节,赞叹着古代劳动人民的伟大创造。茅老兴奋地说:“从赵州桥身上,我们不仅看到了至今仍没有过期的造桥技术,而且还感受到中华民族勇于攀登科学高峰的创造精神。”蒋兆和先生听到茅老这一席话,当下就有了想法,他决定,以恢弘的赵州桥为背景来构思创作茅以升的肖像画,以景写情刻画当代中国科学家再创世界科技奇迹的决心。1981年,蒋兆和完成画作,此画曾在中国美术馆展览。期间,自己不仅一路聆听茅老讲述桥梁故事,事后还由我专程登门拜访蒋兆和先生,将赵州桥合影照片送到他家里。1980年10月20日,《中国古桥技术史》第三次编写工作会议在杭州西子宾馆召开,我陪同当时84岁的茅老重游杭州,并且在钱塘江大桥和六和塔下与茅老合影。事后,茅老没有忽略我这个小字辈,亲自在合影照片背后写下了:“夏树林同志留念,茅以升,1980年10月25日”,足见茅老的严谨和谦和。


在钱塘江大桥和六和塔下我与茅老合影、

茅老为我题字,1980年10月20日

      众所周知,茅老的书法自成一体、颇有功力。与茅老接触多了,也有请茅老题字之事。但我从来没有请茅老为我自己题字,想来甚是遗憾。1984年6月,《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学报》创刊,专门请茅老题字:“汇流成川、学用结合”。1987年7月7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全面抗战50周年纪念日,原北京市市政工程局集邮协会,拟请邮政局发行《抗日战争50周年卢沟桥修复纪念首日封》。当时由我带领原市政局副局长夏明鉴和原市政局市政管理处孔庆普先生来到茅老家里,请求他题字。茅老欣然同意,并向我们讲述了卢沟桥和钱塘江大桥在抗日战争中的故事。当时,茅老已经91岁高龄了,视力也不好,所以这件首日封题字“卢沟桥修复纪念”是由茅老的秘书许宏儒题写的。

请茅老为《抗日战争50周年卢沟桥修复纪念首日封》

题字,1987年7月

      作为茅老的晚辈,我今年也已经80岁了。回顾与茅老相处的日子历历在目,感觉自己仍像茅老的学生时常听到他的教诲,总是在鞭策自己不懈努力。

2018年6月30日